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巴黎又被袭击了,这一次是香榭丽舍大街,“大巴黎”的中轴线,每年7月14日阅兵的所在,被袭击的不是别人,正是2015年“11.13”系列恐怖案后担负起防范暴恐、维护治安期望值的巴黎警察。由于4月23日就将举行总统大选,他们还比平素多了一份确保大选投票平安完成的责任。

袭击者是乘坐一辆奥迪A4汽车,沿香榭丽舍大街行驶。被袭击的警车则停在香榭丽舍大街夹102路口、邻近玛莎斯宾塞专卖店的地方。奥迪车靠近警车停下,车上跳下的人手持自动步枪突然开火,导致车上警察儒热勒(Xavier Jugele)身中六弹丧生,另有两名警察受伤。警方随即还击并击毙了开枪者。

一片混乱中消息也变得莫衷一是,《巴黎人报》声称“动用了重武器”,还称“多处传来枪声”;一些消息称袭击车辆上有多人,警方拘捕了现场附近两名嫌疑人;还有消息称袭击者之一是从比利时乘坐“大力士(Thalys)”高铁入境的,而亲“伊斯兰国”的Amaq网站旋即宣布对袭击事件负责,并指名道姓地称“圣战者”是比利时籍中东裔人阿布.尤塞福(Abu Yussef),这名35岁男子是“挂号”的著名极端主义者。如临大敌的比利时警方随即搜查了此人住处,并找到了一张从布鲁塞尔去法国的“大力士”高铁车票,时间赫然正是4月20日。

如果真的是“比利时”和“大力士”背景,问题就会更加严重:2015年8月21日,摩洛哥裔西班牙人阿尤布.卡扎尼(Ayoub El Khazzani)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开往巴黎的“大力士”9364次车上发动暴恐袭击未遂,被乘客制服;同年底的“11.13”案,组织者比利时籍摩洛哥裔恐怖分子阿巴乌德哈米德.阿巴乌德(Abdelhamid Abaaoud)和多名恐怖分子都是从比利时越境进入法国的。

但巴黎警方随即找到了更直接线索,迅速锁定了被击毙嫌犯的身份。

在被遗弃的奥迪车上,警方发现一支12号泵动式霰弹枪,两把菜刀,一把园艺剪刀,以及其它一些武器弹药。车上还发现了一本《可兰经》,以及被击毙者的证件,显示他是出生在在塞纳-圣但尼省的39岁北非裔法国公民卡里姆.瑟尔菲(Karim Cheurfi)。

警方资料显示,瑟尔菲2001年试图谋杀三人(其中两名警察)未遂,并企图抢劫,结果被警方抓获,2003年被判刑20年,关押在塞纳-马恩省莫城监狱,2005年2月减刑至15年,2015年获释。据认识他的邻居称,此人极端仇视警察,出狱后曾扬言报复,今年2月23日他涉嫌在网上威胁袭警,被塞纳-马恩省普杰米警方居留,但翌日即因“证据不足”获释。

尽管许多线索都指向极端原教旨操纵的恐怖袭击(ISIS的主动公布,尤塞福家中那张神秘的“大力士”当天车票,奥迪车中的《可兰经》,以及事发后警方在塞纳-马恩省谢勒、瑟尔菲母亲家中搜到的、宣扬原教旨“萨拉菲斯特主义”思想的小册子,但警方仍旧出言谨慎,称,瑟尔菲此前虽案底累累,但并无以极端原教旨理由犯罪的前科,因此这一案件究竟是“仇恨犯罪”还是“恐怖袭击”,仍需更多证据证实。对此一些分析及批评称,警方这是在为此前忽视一系列前兆,将已露杀机的嫌犯轻易释放且未安排监控在寻找遁词。

被杀害的警察身份敏感:他曾在“11.13”惨案第一现场——巴达克朗歌剧院重新开放音乐会上亲临现场捧场,并接受美国《人物》杂志专访,称“这是为了向生命致敬,对恐怖主义说不”;他还是一个高调且著名的争议性组织“警察、宪兵中LGBT联合会”(FLAG!)的活跃成员,这些身份无疑令其死因更添变数。

非常时期、非常地点发生的非常事件,令法国有关部门高度紧张:内政部长出身的总理卡赞纽夫(Bernard Cazeneuve)连夜闯入爱丽舍宫,和即将卸任的总统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连夜开会讨论应对。无独有偶,巴黎市政厅里也是彻夜未眠——市长伊达尔戈(Anne Hidalgo)召开的危机特别应对会议从23点一直开到翌日黎明。

此时此刻,人们更关注的,自然是即将举行的大选,究竟会受到怎样影响,尤其是“4.20”袭警案会否成为极右翼国民阵线(FN)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选情助推器。

此次大选竞逐总统宝座的候选人多达11人,其中较热门、在历次民调中靠前的除了勒庞,还有原属现执政社会党(PS),如今代表新成立政党“前进!”(EM!)的中左翼候选人马克宏(Emmanuel J Macron)、极左翼“不屈的法国党”(FI)候选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以及“空饷门”缠身却坚持不肯退选的中右翼共和党(LR)候选人菲永(Fran?ois Fillon)。

事发后菲永、勒庞、马克宏等均在第一时间宣布取消翌日既定选举行程,菲永强调“法国是一个成熟民主国家”,呼吁选民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采取行动“捍卫共和国价值观、去爱国,去保卫国家”,而素来特立独行的梅朗雄则照样在21日举办了竞选集会,并强调“不应让意外打乱我们的选举进程”。

大多数观察家相信,本次法国大选的两大热门是勒庞和马克宏,他们两人对此事的表态自然更受关注。事实上两人虽然都严厉谴责袭警案,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药方”:勒庞认为“袭警案和大选无关”,但坚信事件和ISIS有关,重申自己包括控制并驱逐非法移民、剥夺“可疑移民”公民权并驱逐出境、加强管制清真寺、对所有“可疑者”投入更多资源进行监控,以及采取更多“预防措施”;马克宏认为袭警案的目的就是扰乱大选,但强调“不要未审先判”,应等待更多调查结果出台后再判断事件动机,主张成立反恐、反极端的专案组,有针对性地防范和打击恶性暴力,并对勒庞所谓“一劳永逸的安全措施”(指她提出的一系列反移民和排外方案)反唇相讥,称“一劳永逸的安全措施根本不存在”、“把所有怀疑对象都抓起来既劳民伤财又于事无补”……离投票仅两天,“打对台”的气氛十分浓厚。

从目前情况看,“4.20”事件对本次法国大选的最终结果,影响可能远不如一些人的想象。

第五共和国大选的特点,是参与党派多、候选人也多,即便“共和国之父”戴高乐也未能在初选中赢得过半选票直接当选。而一旦无一人得票过半,得票最多的两人将进入决选。如果两名决选入围者中有一人是“另类”,其它落选候选人都会自动呼吁支持者“保送”另一名候选人过关,2002年大选,中右翼候选人希拉克(Jacques Chirac)便是靠着这一“弃保原则”,在第二轮选举中以历史性的81.5%对18.5%绝对优势,战胜了意外出线的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之父让-马里.勒庞(Jean-Marie Le Pen)。

此次大选的候选人同样多达11个,如果第二轮出线的是两名传统候选人自然无妨,如果是一名传统、一名“另类”,则“弃保原则”会即刻生效。“另类”脱颖而出的唯一机会,是在初选中垄断前两名,从而迫使选民在5月7日第二轮投票中不得不面对“另类二选一”的尴尬。

在目前民调靠前的4人中,中右翼菲永因“空饷门”元气大伤,几乎无望翻盘,另外三人民调交替领先,但更多时候呈现马克宏、勒庞居前的局面,梅朗雄只有在短短两天内挤掉马克宏(挤掉勒庞都不行),让决选呈现“勒庞对梅朗雄”的局面,才会有机会产生第五共和国史上首位“另类总统”。

但从目前情况看,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梅朗雄的反应是最奇怪、最为情绪化的,不仅不肯改变既定行程安排,甚至不屑回答和袭警案有关的问题,这种奇怪的态度至少无助于其选情向好。

如此一来,袭警案很可能让4月初以来上升态势明显的梅朗雄声势转淡,从而令4.23初选后、决选变成“极左怼极右”两难选项的概率大幅降低,最终进入决选的,极可能仍是马克宏和勒庞,决选的悬念也将就此了结——这样的格局下非但“弃保”效应犹在,且时过境迁,袭警案本身的影响,也势必会随着热点的消退而大减。

 

 

 
 
 
话题:



0

推荐

陶短房

陶短房

1894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