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当“安全港”到站 特朗普离认输还有多远?

当“安全港”到站 特朗普离认输还有多远?

悄然到来的“安全港”
自11月3日即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深夜,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获胜前景已趋明朗化的刹那起,谋求连选连任的现任总统、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团队就一反两百年来美国联邦选举游戏规则惯例,拒不承认败选并向对手祝贺,一再拖延新旧班子交接程序的启动,并持续在各州掀起所谓“诉讼游击战”,试图通过法律手段质疑选举“不公平”,并借此推翻一些关键“战场州”(battleground state)的计票结果,从而让自己得以“翻盘”连任,或至少给对手的顺利接班制造尽可能多的障碍和麻烦。
于此同时,这位著名的“推特总统”还不时通过推特账号亲自发布“我赢了”、“如果计票公平我才是胜利者”之类显示“不屈不挠”的信息,迄今最后一次在推特上如此表态是12月4日,而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如此表态则要更晚一天——那是在乔治亚州瓦尔多斯塔,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珀杜(David Perdue)和洛夫勒(Kelly Loeffler)的“最后一月倒计时”助选造势会上。
相比之下,12月8日这一天,一切都仿佛是那么的平静:风不吹、树不摇,推特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动静,给人的感觉,似乎这一天在投票日后、2021年1月20日新旧总统交接日前,是无足轻重的一天。
然而这并不是事实:这一天在美国大选游戏规则中是极其重要的“安全港”(SafeHarbor)激活日。
1887年,美国通过了《选举计票法》(The Electoral Count Act of 1887 Pub.L. 49–90, 24 Stat. 373),该法规定了“安全港规则”,即自这一天起,已确认选举结果有效的州将冻结选举结果,并根据该结果确定本州的选举人团成员,任何人不得再就此提出异议。
尽管仍有极个别州在“安全港”激活后仍未确认选举结果,但这些州都不是候选人得票数接近的“战场州”,无论再如何重复计票,其胜负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因此对于绝大多数美国选民、观察家和政治家而言,围绕本次大选结果的任何争议,至少应从法律意义上“到此为止”了。
下一个“时间之窗”是12月14日,这是选举人团投票的日子,各州选举人团成员将前往各自州府的选举委员会,分别投票选出总统、副总统。选举人团票共有538张,获得270张者胜出,而根据各州计票结果,拜登可获306张选举人团票。由于照传统选举人团成员只能根据所在州普选结果投票,尽管可能会出现个别“背信选举人”(Faithless elector),但这种代价高昂的做法历史上极为罕见,也从未曾改变过选举结果。
第三个“时间之窗”则是2021年1月6日。尽管选举结果早已毫无悬念,但“仪式感”和传统却设置了一个由参众两院正式开箱计票(选举人团票投票结果)的程序,在程序完成后,现任副总统(兼任参院议长)彭斯(Mike Pence)会正式宣布当选总统的名字。
第四个“时间之窗”当然就是2021年1月20日了。这一天当选总统将宣誓就职,传统上离任总统应亲临新总统就职仪式,以完成象征性的交接程序,然后,新总统及其家属、“西翼”(West Wing)成员进驻白宫,离任总统一行搬离。至此,“选举年”的一切圆满结束。
在上述四个“时间之窗”中,12月8日最为“冷清”:没有仪式、没有公告,甚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声音。但实际上它才是最重要的一个节点——这是一条线,如果说,在此线之前,特朗普团队的“诉讼游击战”虽然“不合惯例”,但至少合乎台面上的法律条文和选举规则,在这之后就真正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团队和“铁粉”都在“瘦身”
 
11月3日投票日结束之初,共和党政要中除少数人(如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及其弟弟杰布Jeb Bush、犹他州参议员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乔治亚州州务卿拉芬斯佩格Brad Raffensperger,以及特朗普的私人朋友、前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等)外,绝大多数或坚定、或含糊地表达了对特朗普不认输的支持。过去4年中,特朗普在很大程度上“劫持”了共和党的“程序”,加上参院多数岌岌可危,一时间党内投鼠忌器,并不敢轻举妄动。
特朗普之所以能“劫持程序”,且在拜登民调一路遥遥领先情况下将选举悬念保持到最后,其关键“法宝”,在于拥有庞大、坚定、充满“能动性”的“铁粉团”,而特朗普本人在过去的四年里,也采取了“只取悦核心选民、完全不顾及其它人感受”的极端化策略,让这一群体呈现出高度的凝聚力和令人不寒而栗的“绝缘性”(对任何不同声音“自然反弹”)。选举投票日结束后,这些“铁粉”在特朗普及其团队干将的鼓动下,在全国各地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议选举不公”运动,一些地方的集会动辄号称上千甚至上万人,“铁粉”们利用各个平台转发、散布诸多对特朗普“单向有利”的“独家秘辛”、“特大新闻”,相互激励,期待并坚信着反转“喜讯”的早日到来。在特朗普阵营铺天盖地“总统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的筹款邮件攻势下,“铁粉”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就为特朗普的“翻盘大计”筹集了1.7亿多美元,这足以让任何人相信,特朗普的背后,仍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但共和党阵营首先开始动摇。
事实上,由于特朗普并非传统共和党人,党内“老人”对他并非“一心一德”,而更多是试图利用其动员力和“战斗力”,为自己的选情和政治利益服务。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国际、国内对拜登当选的普遍承认,绝大多数共和党政要开始认识到,如果继续追随特朗普“不依不饶”,共和党的政治公关形象将受到巨大且深远的损害,届时本就是“外人”的特朗普可以拂袖而去,而共和党却要为此在未来选举和政治生活中付出代价。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共和党政要虽不至于公然立异,却普遍高声变小声、有声变无声,甚至连曾经的绝对心腹、司法部长巴尔(Bill Barr)也在12月初改口,承认“未观察到足以改变选举结果的欺诈行为”。
自11月8日起,在前纽约市长、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一手推动下,特朗普团队着手在美国各州普遍、持续、反复兴讼,要求重新计票,指控“选举欺诈”,但迄今重新计票无一能逆转最初计票结果,而全部36起诉讼中仅2起(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被最高院受理或暂时未被驳回,且无一起诉讼的主要诉求“承认选举存在恶意欺诈行为”被认可。
特朗普精心布局多年、至今寄托厚望的司法界,也出现了微妙的局面。
值得一提的是,在投票支持驳回特朗普团队申诉的各州法官中,相当一部分是传统上支持共和党的保守派,甚至颇有几位是特朗普本人提名任命的,这表明美国政治体制内的某些传统游戏规则仍在生效——即便法官构成中一时出现某一派绝对占优的情况,在面临被认为可能“关乎国本”的裁决时,总会出现若干心照不宣的“暂时性易帜”,以确保“航船大方向”不至出现致命的原则性偏离。
越来越少的团队核心成员接二连三被新冠(COVID-19)疫情击倒(这其中包括儿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白宫新闻秘书麦克纳尼Kayleigh McEnany,甚至朱利安尼),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国务卿蓬佩奥(mark pompeo)等虽仍卖力,却越来越应者寥寥、形孤影只。不仅如此,这些极力怂恿特朗普“挺住”者的动机,也正受到普遍质疑,有人认为,小特朗普和库什纳分别意在维护自身政治前途和家族生意,而朱利安尼作为律师,无论特朗普在那一系列诉讼中胜负如何,他都可以“旱涝保收”。
最后,“铁粉”们似乎也开始疲惫了:一鼓作气、再衰三竭,中外皆然。“特大新闻”还在群发、转赞,但劲头已经不似先前那般准足;“我们一定能赢”的口号声也依然有人在喊,但底气已大不如前;小额捐款仍源源而至,但较大数额的善款已近乎绝迹;街头上“支持总统”的集会、示威还可以看到,但人数已从不久前的动辄成千上万,“瘦身”到几百、甚至几十。
于是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特朗普还打算坚持到几时?
 
最后的希望
 
如前所述,直到12月5日乔治亚州瓦尔多斯塔,两位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候选人的选前一个月倒计时造势集会上,特朗普仍坚持让支持者相信,自己才是大选“理应的胜利者”,并继续指责“选举欺诈”——但两位“受益人”洛夫勒和珀杜却反应两极:前者一直小心翼翼地附和特朗普的论调,而后者则公开与特朗普的立场拉开距离。
乔治亚州联邦参议员选举将在2021年1月5日投票,如果共和党败选,将在1月20日后失去参院多数席位,从而不得不面对共和党在至少两年间独占总统和参众两院的尴尬局面。共和党内许多要人正是鉴于此,才对特朗普的“离经叛道”三缄其口;特朗普团队也同样鉴于此,才敢于在如此“牌面”下继续对共和党予取予求。
但已有不少共和党政要(如珀杜)发现,情况或许和上述推理正好相反,特朗普的助选可能反倒在帮他们的倒忙——有迹象显示,他卖力地宣扬“选举欺诈论”正促使其“铁粉”对共和党籍、却从一开始就公然反对特朗普“滥诉”的州长肯普(Brian Kemp)、州务卿拉芬斯佩格“用脚投票”,并可能因此影响这些“铁粉”在明年1月5日参议员选举中出来投票的热情。倘如此,那可就真的糟透了。
特朗普的最后希望,首先寄托在仍有诉讼被受理,并最终提交到联邦最高法院,届时他煞费苦心营造的最高法院大法官“6比3”的保守派优势,或许能让他“带病翻盘”。但绝大多数评论家认为,这个希望十分渺茫:且不说迄今几乎所有诉讼都结局不佳,“安全港”又如期而至,联邦最高法院未必有机会出场,即便有,从各州法院此前对“诉讼游击战”的裁决纪录看,那些保守派大法官也未必敢于在关乎“国本”的案件面前轻举妄动。
其次,他可能继续罔顾游戏惯例,寄希望于1月6日的“第三个窗口”,即选举人团投票的国会唱票。传统上唱票不过是走个过场,因为选举人团系各州普选产生,且各州选举人也不能违背本周多数选民投票意旨,由副总统兼参院议长公布唱票结果,当然也是例行公事。但特朗普或许会试图继续强调“某些州存在欺诈”、“选举结果失真”,并促使副总统彭斯照自己意思、而非照惯例宣布新一任当选总统是他、或至少不是拜登,然后提出“参院每州一票”选出总统的要求,届时特朗普将以30:17轻松胜出。但这个希望同样渺茫——尽管彭斯被认为政治立场比特朗普更保守,但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他也被证明是更“守规矩”的政治家,“不照选举人团唱票结果宣布当选总统”这种足以改变美国政治史的惊世骇俗之举,他恐怕是即便有心、也绝对没胆的。
最后,它还可以拒绝在明年1月20日离开白宫,但在参联会主席米利(Mark Milley)公开表示“不持立场”、举足轻重的特勤局(USSS)面临改组的情况下,这样做除了让彼此难堪,恐不会有更大作用。
在瓦尔多斯塔集会上,特朗普否认了“2024年再参选”的可能性,但理由是“我2020年并没有输”,这就为他“果然输了”而后等待四年卷土重来留下伏笔。但时过境迁,4年后沧海桑田,他又已是78岁高龄,届时能否再作冯妇?即便贾勇一搏,又能否通过共和党内初选?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