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日本:大陆架之谜   

日本:大陆架之谜   

4月27日,日本共同社等媒体转引据称来自日本外务省的消息称,日本延伸大陆架的申请首次获得联合国批准,获批的四个海域大陆架总面积达31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日本国土面积的82%。

对此许多日本传媒欢呼称,日本获得了“决定性收获”,这不仅仅因为一下获得如此广阔的大陆架权益,更在于有争议的“冲之鸟岛”被“联合国认定为划定大陆架定点之一”,是“原则性胜利”;一些国内评论家则称,日本获得大陆架延伸“是对中国海洋权益的损害”。

而另一方面,就在日本媒体报道此事当天,中国有关海洋专家就作出不同解读,称“日方解读有误”,根据国际法,“冲之鸟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日本的说法是“一面之词”、“不知有何根据”,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也做了类似表态。

那么,大陆架权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冲之鸟”问题到底是何玄机?日本这次到底收获了什么,对中国海洋权益又是否真的有影响?

 

大陆架权益与联合国大陆架公约

 

所谓大陆架,根据1958年4月29日制订、1964年6月10日生效的《联合国大陆架公约》,指沿海国家领海以外,依其陆地领土全部自然延伸,扩展至大陆边缘的海床和底土,其上海水深度不能超过200米,或虽超过200米但海水深度仍令该海域天然资源有开发可能。

根据公约,沿海国对其大陆架可在探测及开发天然资源目的下“行使主权上权利”,这一权利为专属性,他国非经该沿海国允许,不得在其大陆架范围内从事。这种“天然资源”包括海床及底土中所蕴藏的矿物、无生资源和处于固定状态的生命资源。

根据公约,沿海国对其大陆架的权利仅限于海床、底土及其天然资源,而不拥有对大陆架上方海水和海域的主权,该海域仍为公海,各国船只可自由通行,在大陆架上敷设或维持海底电缆、管线,该沿海国也无权干涉。

由于大陆架的定义以海水深度为标准,而大陆架究竟归属于哪个国家,则取决于联合国专门机构“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认为这片大陆架究竟属于哪一个沿海国“陆地领土的自然延伸”。

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76条的规定,“沿海国的大陆架包括其领海以外依其陆地领土的全部自然延伸,扩展到大陆架边缘的海底区域的海床和底土。如果从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起,到大陆边缘外界不到200海里,陆架宽度可扩展到200海里;如果到大陆边缘超过200海里,则最多可扩展到350海里”

尽管《联合国大陆架公约》生效已经有近50年,《海洋法公约》的补充规定出台也有30年之久,但各沿海国家对大陆架的争议、争端却至今层出不穷,甚至愈演愈烈,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60-70%的大陆架权利存在两国或多国间争议。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首先,大陆架海域都是浅海,通常有多个沿海国家,毗邻沿海国家如何划分大陆架界限往往是个难题,一些东南亚、南亚国家在这方面存在较多争议;其次,在一些深度较浅的国际海域,两个或多个隔海相望的国家间存在大片连为一体的大陆架海域,期间的间隔通常不会超过400公里,因此出现各自大陆架区域的重叠,双方往往会对这片大陆架的归属“各说各话”,中日、日韩间的大陆架纠纷即属此类。在一些更麻烦的海域,这两种争端会纠缠在一起,令问题更加复杂,如北冰洋海域的大陆架之争,就把北冰洋沿岸俄罗斯、美国、挪威、加拿大、丹麦5个国家一起牵扯入内。

根据《联合国大陆架公约》第6条,同一大陆架上两个毗邻国家间适用“领海宽度基线最近各点等距离”划分原则,同一大陆架上两个海岸相向国家间适用“两国领海基线上最近各点间中央线”划分原则。该条规定,上述大陆架争议优先解决手段为双边协议,倘无双边协议,方根据上述原则进行裁决和划分。

正因这些规定,全球几乎所有大陆架权利纠纷均集中于两个矛盾点:“领土自然延伸”和“领海基点”。

处于几国争议中的大陆架究竟归谁,关键在于这片海底被认定为哪个国家的“领土自然延伸”,如果能证明本方陆地领土向海洋“自然延伸”更远,那么就能获得更多大陆架权益。如著名的北冰洋“罗蒙诺索夫海岭之争”,俄方坚持认为这条海岭从俄罗斯大陆“自然延伸”近两千海里,从新西伯利亚群岛穿过北极点附近一直延伸到格陵兰岛北岸,如果这一主张成立,则意味着俄罗斯大陆架权利将增加12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法国、德国与意大利三国领土相加之和,而相邻的丹麦、加拿大和美国则坚持认为,这条海岭只在靠近俄罗斯陆地的一段为“俄罗斯领土自然延伸”,因此俄的大陆架权利主张大多不合理。

至于“领海基点”,则决定了争议国家相持不下,需要“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裁决时,谁的领海基点靠前,谁在划界中就占便宜。比如两个隔海相望的国家,中间隔着200海里大陆架,倘照常规,大陆架划分应是剔除各自领海后从中线均分,但若其中存在某个国家的岛屿,而该岛屿被认定为“大陆架定点”,则这个“中线均分”就变成了该岛屿和对方海岸线间的“中线”,自然会占很大便宜。

 

冲之鸟的玄机

 

所谓“冲之鸟”,系位于西太平洋上的一个珊瑚礁组,位于琉球列岛东南1070公里,关岛西北1200公里,马尼拉以东1400公里,东京南偏西1730公里处,环礁南北长1.7公里,东西宽4.5公里,涨潮时仍露出水面的仅有两块礁石,其中东边一块面积1.6平方米,西边一块面积6.4平方米。

这里历史上为西班牙势力范围,20世纪初卖给德国,一战后属日本,二战后被美国占领,上世纪70年代随琉球列岛和小笠原群岛移交日本至今,属东京都小笠原村建制所辖,为日本领土最南端。

由于该环礁存在永久露出水面的陆地,因此各国对其陆地属于日本领土并无争议,但日本称之为“冲之鸟岛”,而大多数国家则称之为“冲之鸟礁”。

一字之差,玄机何在?

原来根据《海洋法公约》,如果是岛屿,周围不仅有12海里领海,还可再向外延伸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具体到“冲之鸟”,这个专属经济区面积将达43万平方公里;不仅如此,由于冲之鸟远离日本列岛,又恰好仍在大陆架上,倘“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认同日本以南这片大陆架为“日本领土自然延伸”,且认同“冲之鸟”是岛屿,则日本大陆架可以“冲之鸟岛”为支点继续向南延伸,如此一来,日本可以再向南方多获得约43万平方公里大陆架权益。

但倘若是礁石,则日本的权益仅限于礁石本身及其周围12海里领海,既无法成为“大陆架支点”,也不能以此为由获得任何专属经济区。

正因如此,日本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不断采取措施,试图让世界接受“冲之鸟岛”概念:1987年,日本人在礁石四周构筑堤坝,设置气象观测装置;2005年3月,在岛上设置邮编、门牌,拨款1000万日元架设灯塔、气象站,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还亲自登“岛”;2006年,耗资755万日元开展珊瑚养殖计划,试图将该礁盘珊瑚带回冲绳养殖,同时申请3400万日元设置太阳能灯塔;2007年,将带回冲绳养殖的珊瑚运回冲之鸟,试图人为扩大该“岛”面积。目前日本把东、西两个礁石分别命名为“东小岛”、“北小岛”,在稍大的后者上搞了个迷你型的海水温差发电厂(供灯塔使用),还不惜工本人工制造了一个同样仅几平方米大小的礁石,称为“南小岛”。

日方认为是岛的根据,系《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21条第1款“岛屿是四面环水并在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而中、韩等国认为是礁,则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21条第3款“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日方不惜工本在岛上搞电厂、修灯塔,就是为了证明这里“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经济生活”。

不难看出,岛礁之争的关键,不在于争夺这几块弹丸礁石,而是为了争夺大陆架支点和专属经济区的制高点,这攸关几十万平方公里的海水、海床和底土。

 

新裁决的得与失

 

2008年11月,日本针对7个海域提交大陆架延伸申请,方向为九州岛以南的太平洋海域,总面积达74万平方公里;2009年9月11日,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表示,其下属工作小组已着手受理日本申请,中国则在此时提交反对意见,认为不能以“冲之鸟礁”为大陆架支点。

此次“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所批准的,系九州岛以南约31万平方公里大陆架,其中包括冲之鸟以北约17万平方公里的四国海盆海域,但冲之鸟以南约25万平方公里申请则未予支持。

日方媒体的报道称,此次批准意味着“冲之鸟岛”被“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认定为大陆架支点,理由自然是其北面的17万平方公里大陆架;但中国和其它一些国家持反对立场者则指出,该委员会官网(http://www.un.org/depts/los/clcs_new/commission_submissions.htm)并无相关信息,且冲之鸟以北四国海盆海域大陆架延伸申请被批准,也可解读为以九州岛领海基线为基线延伸,也就是“从北往南算”,而未必是以冲之鸟为支点“从南往北算”——因为倘“冲之鸟”被正式承认为岛屿,岂有“南边不算被边算”,只给“半个主权”的道理。

如前所述,日本此次实际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目的不在大陆架,而在“为岛正名”,并进而争取那43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因为倘冲之鸟以南的大陆架延伸无法获批,不论冲之鸟是否会被认定为大陆架支点,日本所能获得的大陆架延伸权益都差不多,但一旦冲之鸟被认定为支点,则要求专属经济区就变得理直气壮——因为能被认定为支点的不可能是礁。

从目前情况看,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并未就冲之鸟的岛礁之辨作出明确结论,各方恐仍将各说各话,将这场攸关几十万平方公里海域权益的口舌官司继续扯皮下去。

至于日本获得大陆架延伸“是对中国海洋权益损害”之说,则实际上并无根据,如前所述,这片大陆架所属海域还在冲绳和台湾以东,即所谓“第一岛链”之外,和中国所主张的大陆架界限并无冲突,日本的申请获批与否,都不直接影响中国的主权和正当权益。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