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北京时间7月13日,即将主办金砖国家第六届领导人峰会,并接待习近平主席来访的巴西总统罗塞夫在接受CCTV采访时表示,巴西希望和中国在共建巴西高铁项目问题上展开合作。

此消息的传出,正逢中国积极在国际间展开“高铁推销外交”,许多人因此对中国在巴西赢得高铁项目,以及中国高铁在巴西的市场前景,寄托了极大希望和丰富想象。

不过巴西高铁项目其实是块不太容易啃的硬骨头。

巴西虽然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但人口分布和经济发展并不平衡,广袤国土的大部分,目前不需要、也无力支撑高成本的高铁运行,最适宜修建的高铁线路,是靠近大西洋海岸、将巴西两大都会——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连接起来的路线,事实上,巴西迄今所谈的“高铁项目”(TAV),也正是这条路线。

圣保罗-里约线全长511公里,计划投资355亿巴西雷亚尔,启动于2008年,当时巴西政府是将之定位为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配套项目推出的。当时巴西方面曾散发一些前期材料,对这一项目的运营前景大事渲染,称“回报率丰厚,建成后预计收入可达投资三倍”,并表示“全球高铁设备供应商均跃跃欲试”,对此,当年中国部分传媒也予以了积极报道。

但事实上巴西高铁招标过程十分坎坷。

2010年6月,已酝酿两年之久的第一份TAV招标文件总算公布,这是一份从前期勘探、线路建设、设备供应,到后期运营的“打包”招标意向,公布后,各国高铁公司均望而生畏,仅韩国铁道一家参与竞标。感到投标者过少、担心拿不到好条件的巴西政府单方面宣布推迟招标截止日期至2010年11月,结果新投标者没等到,唯一的投标者韩国铁道却因不满而退出,迫使巴西政府推迟至2011年4月重新招标,后又推迟至7月,结果竟无一家参与竞标。2011年8月,巴西政府重新包装TAV计划,将“打包”招标改为技术与运营、线路基建工程两块分别招标,第一阶段仅进行技术与运营子项目招标,从而重新吸引了各国高铁公司的兴趣。

2012年12月,巴西政府正式发布改制后的第一阶段招标文件,截标期为2013年8月,当时非正式透露的竞标者,包括法国阿尔斯通、德国西门子和西班牙RENFE等。但截标期满,巴西交通部再度宣布招标推迟,理由和第一次推迟如出一辙——缺乏竞争者,除了阿尔斯通,西门子和RENFE均表示“需要更长的竞标准备时间”,巴西交通部长塞萨尔.博尔热斯当时称“政府希望更多公司参与竞争”。

一些分析认为,尽管TAV项目是难得的高铁大单,且圣保罗-里约沿线经济发达,人口稠密,高铁长期运营前景看好,但巴西近年来基建环保立法层出不穷,左翼政府上台后工潮频仍,基建和劳动力成本不断提高,圣保罗-里约间距离并不长,但倘按照高铁规矩“裁弯取直”,在多山的当地势必增加预算,加大工程建设难度。

不仅如此,巴西政府在TAV项目上的管理也引起争议,接二连三的流标、推迟截标本身就有欠规范,2012年12月发布的招标文件,将“过去5年内发生过重大伤亡事故的投标者”排除在外,但2013年7月西班牙发生德孔波斯特拉高铁脱轨事故,导致79人死亡、178人受伤,此时距投标不过1个月,而惟恐阿尔斯通唱独角戏的巴西交通部,竟然默认RENFE继续参与投标。去年8月,巴西政府在再度推迟招标后宣称“对TAV有信心”,表示该线路将在2020年完工,即便说话算数,“世界杯、奥运配套工程”居然要在奥运闭幕后4年竣工本身,也已能说明许多问题。

中国从2010年起就派出铁道部工作组,组成铁建为主的联合竞标体参与投标,但并未获得显著成果,尽管巴西官方否认,但2013年8月的招标,铁建联合竞标体甚至未被提及,理由风传为“7.23”动车事故,而巴西官方透露的信息,则是“中国企业对TAV项目盈利前景态度保留”。

从情理分析,这两种可能均不能排除:拉美人在项目管理上素来较为“奔放”,对RENFE网开一面,未必意味着对其它竞争者也一视同仁;四次竞标两次零投标、两次仅一家投标,且参与投标的韩国铁道退出、阿尔斯通态度暧昧(巴西交通部长去年公开喊话,希望“阿尔斯通在恢复招标时仍然留下来”),也表明在各国高铁企业看来,TAV这块“肥肉”要么不像“广告”所说那么肥,要么不那么容易吃到嘴。

巴西总统罗塞夫的表态,表明中国企业历经4年波折,又正式回到TAV一线竞争者行列,但这并不意味着“巴西高铁中国造”就此板上钉钉——如前所述,迄今TAV四次推迟截标,都是因为缺乏竞争者所致,巴西既然不愿韩国、法国投标者唱独角戏,自然也不会对中国投标者“特别关照”。

如前所述,对TAV项目,各国高铁企业并非如巴西方面所言“跃跃欲试”,而是不约而同表现得谨慎、务实,迄今为止,中国潜在投标者在这一项目上的姿态,和国外同行并无本质区别。这显然是有道理的。

为主办世界杯,巴西花了110亿美元,已引发社会不满,如今巴西经常项目下赤字率已升至3.6%,这将在很大程度上牵制其对包括TAV在内大型基建项目的热情。

还应看到,今年10月巴西就将进行大选,拟定中的TAV新一轮招标不论在此前或此后举行,都势必受选情影响,一旦政府更迭或出现联合政府、弱势政府,一波三折的TAV项目,不确定性将显著增加。

正因如此,在“巴西高铁中国造”话题上,还是多一份等待的耐心为宜。

 

 

 
 
 
 
话题:



0

推荐

陶短房

陶短房

1894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