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对报刊亭城市应存感激之心  

对报刊亭城市应存感激之心  

 

年龄稍长的城里人大多记得“邮发合一”这个专有名词,在早些年间,报纸和期刊是通过邮局发行的,买报价只能去邮局门市部。这种模式既不适应城市越来越大、居民报刊阅读需求日益增长的需要,也给国家财政带来巨大负担。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市场经济的发展,报刊亭如雨后春笋出现在各大中小城市的大街小巷,市民们不必再跑出几公里,去寻觅一间附设报刊门市部的邮局,只需在报刊亭就近解决,还可先翻后买,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混得熟了,还可托老板代购暂时脱销或并未经营的品种。大大小小、遍布城内外的报刊亭,不仅在加倍满足城市阅读需要的同时,减轻了政府的负担,而且同时解决了许多人的就业问题,缓解了社会压力和矛盾,仅就这一点,中国的城市,应对报刊亭的出现、存在,存一份感激之心。

近年来,一些城市在市政管理、改造过程中,以“影响市容”等理由,强行清除这些城市报刊亭,这股风虽几经反复,但总的趋势,却是令报刊亭越来越稀疏,经营者越来越艰难,如今,这股风已从二三线城市刮到省会城市,并终于刮到了北京。

真正让人觉得“市容美好”的城市,只能是宜居的城市,是让市民和游客感到方便、愉快和舒服的氛围。书报亭填补了都市文化的空白,满足了大众阅读需要,又解决了许多人的饭碗问题,这难道不是对市容、对城市最大的贡献么?因为“卫生运动需要”就弄到市民吃不上早点,因为“市容美观需要”就弄到城市找不到报刊,这显然是一种“惰政”,以清除、取缔代替适当引导、管理,是因噎废食的表现。

一些决策者、支持者认为,网络时代报刊需求量已开始下跌,智能手机和电子书的普及,更让纸版报刊逐渐被边缘化,即便取消报刊亭也无伤大雅。然而事实证明,阅读习惯是长期的、顽固的东西,智能手机再发达,总有人宁肯捧着纸版,即便在智能手机、电子书更普及的欧美,公交车和地铁车厢里,也照样随处可见阅读报刊的乘客,商场门口和地铁出口,也照样摆放着免费取阅的报刊箱,更何况,许多报刊的深度内容,是app所不载的呢?

一些地方打着“和国际接轨”的旗号,试图以便利店、超市代售报刊,取代“有碍观瞻”的报刊亭,这种构想虽然不错,但现实却未必能如人愿:报刊发行利润普遍较单薄,而便利店则面积有限,寸土寸金,这样做的结果,能够在便利店“存活”的,只能是那些利润较丰厚的时尚杂志(事实上各国便利店报刊销售都是如此),加上“隔行如隔山”,便利店老板对报刊、对报刊发行渠道的熟悉程度、钻研精神,都势必远不如专业报刊亭经营者,长此以往,势必影响市民阅读的多样性,影响整个城市文化的厚度。

如果真的觉得报刊亭“影响市容”、“有碍观瞻”,不妨效仿前些年的某些城市,制作一些式样规范、造型美观的报刊亭,提供给经营者使用;如果真的觉得报刊亭设置无序,不妨按一定密度标准统一规划、设置报刊亭,公开招租,规范经营,总之,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而一刀切地把报刊亭这种本应珍惜、感激的事物赶出城市,丢离市民生活,则是最蛮横、最懒惰、最糟糕的办法。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