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中石油反腐案:加拿大更关心的是并购  

中石油反腐案:加拿大更关心的是并购  

 

中石油反腐案:加拿大更关心的是并购

 

今年5月,有小道消息称,中国官方针对中石油高层的反腐行动,已开始波及其在加拿大的分支;7月16日,中国财新网首先报道中石油加拿大分支的异动情况;7月29日、30日,香港《南华早报》、美国《华尔街日报》等开始大量报道中石油加拿大分支高管“失联”信息,并与大陆反腐案相联系,引发广泛关注。

 

“内销转出口”的人事异动

 

在加拿大《国家邮报》副刊《经济邮报》和BNN等网站上,针对中石油加拿大高管异动本身的报道,绝大多数来自国内或香港传媒,说是“内销转出口”并不为过。

根据这些报道,“失联”的、和加拿大有关的中石油高管,包括中石油加拿大地区业务主要负责人、中石油国际投资公司加拿大分公司(PetroChina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Corporation(Canada))总经理、加拿大Brion能源公司(Brion Energy Corp., )总裁李智明(据称6月底“意外”被召回国,并在机场直接被带走),中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CNODC)副总经理、Brion能源董事宋亦武(据称7月初被带走调查),而更早失联的,则有中石油加拿大分公司(CNPC International (Canada))首席业务代表贾晓霞(Margaret Jia),据加拿大当地中文媒体证实,自今年2月3日,贾晓霞以中油国际加拿大公司总经理头衔,向加拿大阿尔伯特省卡尔加里市皇家山大学捐赠两张乒乓球桌,并和校长多切蒂打了一场乒乓球后,便就此销声匿迹,6、7两月这些媒体试图探访其住处,但邻居称“很久未曾见过此人”,其手机可以打通但无人接听。《华尔街日报》29日援引匿名加拿大官方人士话称,加拿大当局已获悉“中方开始对上述官员进行调查,截至目前无理由相信有加拿大公民涉及此案或被调查”,但加拿大媒体对此并未见报道。

“内销转出口”报道称,贾晓霞系周永康妻妹,2006年起就在中石油加拿大分公司出任要职,由于其并非本专业、而是外语专业生,又是“空降”高管,且在加拿大出事十分高调,因此一直饱受争议。李智明担任Brion能源总裁达4年之久,这间合资公司原名道沃能源(Dover Energy Corp.,)是中石油专为收购加拿大油砂矿而注册的合资公司,李智明和宋亦武都被认为和同样饱受争议的中石油在加拿大的油砂收购案有染,宋亦武和其顶头上司、中石油副总经理兼CNODC总经理薄启亮,被认为是中石油早期加拿大油砂并购案的实际负责人。

加拿大当地华人传媒援引大陆、香港媒体报道,称薄启亮5月中旬涉嫌和包括加拿大油砂并购在内,多宗并购贪腐有关而被带走调查,宋亦武、李智明则都在薄启亮一条线上,至于贾晓霞的失联,则被猜测和周永康案有关,“内销转出口”消息称涉及2000万秘密账户,贾“掌握中石油上百亿资产”,“至少敛财数十亿加元”,对此当地传媒并未过多涉及,这应是事件尚未明朗化、所有猜测均缺乏实证所致。有当地华文传媒提及其以中石油名义在温哥华设联络处并购置豪车,去年8月前十分活跃,2月21日出席世界妇女论坛(IWF)卡尔加里分会活动并发言,6月15日主持第一节加中石油天然气“挑战与机遇”讲座,7月30日以加拿大中国商会副会长名义担任中加城市经济论坛会议主讲嘉宾,但此后虽仍公开出现,行为却变得低调,直至2月3日后“失联”。

 

更关心的是并购

 

加拿大本地传媒对几位当事人复杂的身份背景似乎难以索解,《国家邮报》仅仅援引台湾《旺旺中国时报》报道,介绍了贾的身份,并称“她已被逮捕”,而对于中石油另三位涉事高管,则均直截了当地将其与中石油在本世纪初开始的一系列并购案中表现联系起来。

自2005年前后,中石油已开始和加拿大阿萨巴斯卡公司(Athabasca Oil Corp)商谈并购意向,当时负责谈判的中石油代表,正是薄启亮和宋亦武。2010年,薄、宋与阿萨巴斯卡达成协议,以50亿加元的高价收购该公司道沃(Dover)和麦凯河油砂区块(MacKay River )油砂项目开采权的各60%,当年成立“道沃能源”,总裁为李智明,薄、宋、李均为董事;2012年2月22日,中国国家发改委网站披露,中石油收购加拿大阿萨巴斯卡公司麦凯河油砂区块剩余40%权益项目业已获批,加方透露成交价为6.8亿加元,而今年春天,又传出中石油正拟从阿萨巴斯卡收购剩余40%道沃区块开采权的信息,甚至有消息称,两家还可能讨论意向性收购狄伟奈(Duvernay)区块油砂开采权。

加拿大主流传媒均指出,这笔并购交易在当年便被许多专业人士指为“报价不合理”。《卡尔加里先驱报》当年指出,阿萨巴斯卡并购自2009年开始“扯皮”,一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但2010年突然提速并达成高价交易,而道沃油砂矿当时处于勘探前期,开采和盈利前景并不明朗,阿萨巴斯卡公司本身并没有其它具有稳定产能、收益的油砂矿,全部“家当”都押在麦凯河、道沃等几处勘探中油砂矿的“未来可盈利预期”上,且因在前期勘探等方面投资过多,早已出现资金方面的缺口,这样的收购“是令人费解的”。2010年4月中旬,中石化曾向负债累累的康菲石油公司收购了加拿大辛克鲁德公司9.03%的股权,总出资额达46.5亿加元,这是一家每天稳产石油35万桶的成熟企业,但因股权构成复杂、财务状况恶劣,当时加拿大不少评论员均认为“报价过高”,2012年,阿萨巴斯卡公司股票因中石化二度并购消息飙升,一些加拿大媒体将之和辛克鲁德并购案相比较,认为阿萨巴斯卡的两块油田均处于勘探前期,可开采储量、产量均欠明朗,对其前景持保留态度。

为此,阿萨巴斯卡方面2012年初曾出台一份资料,称麦凯河油砂区块最大日产量将达15万桶,第一期将于2014年投产,日产量3.5万桶,而此前稍早,中石化50亿加元5年期加拿大油砂项目国际银行团贷款,获得亚太区贷款市场公会“2011年度亚太区最佳公司类银团贷款”、“2011年度亚太区最佳分销类贷款”和《财资》杂志“2011年度亚洲最佳银团贷款”共3个奖项,更令“阿萨巴斯卡概念”一时间炙手可热。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剩下的40%”变得几再无下文,去年下半年起,开始有传闻称,中国方面开始对中石油的几桩加拿大油砂收购提出批评,认为不该花大价钱赌预期,让当地“皮包公司”拿中国国有资金“练手”。去年底,“阿萨巴斯卡概念”陷入危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不胫而走,原定2014年第一期投产的麦凯河油砂矿,也没了投产的下文。去年最后一天,阿萨巴斯卡股票(ATH.TO)在多伦多交易市场单日暴跌7.3%,“预期”、“中国并购”两大题材双双陷入危机。

在这种背景下,今年2月阿萨巴斯卡突然“咸鱼翻生”,便令分析师和投资者大跌眼镜:当月21日,阿萨巴斯卡宣布,原先妨碍中石油道沃项目并购的因素之一——当地原住民掣肘业已“摆平”,并拿出道沃油砂前景储量41亿桶、满负荷日产量25万桶的“天文数字”,而与此同时,以李智明为首的中石油方面谈判人员也突然活跃起来,市场上疯传“阿萨巴斯卡让步降价27%”、中石油将以13.2亿加元的“优惠折扣价”完成并购,消息传出,阿萨巴斯卡股票价格如同打了强心针般再度上蹿。

4月17日,有消息称中石油已开始重新评估阿萨巴斯卡收购是否合理,自那以后,市场不断对这桩并购案进行分析,多数分析指出,鉴于这项收购原本就存在许多不合理因素,阿萨巴斯卡方面即便继续降低融资预期,交易也仍存在流产可能。

7月28日(北京时间29日),“反腐反到加拿大”的传闻和中石油高管的异动,终于成了压垮“阿萨巴斯卡概念”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天该股收盘大跌8.1%,盘中一度探至6.38加元/股的7个半月最低盘中价。

 

加拿大人的前瞻

 

如今中石油加拿大分支的高管们依旧处于“失联”状态,尽管中文圈各种传闻不胫而走,但凡事讲程序、重证据的加拿大主流媒体并未跟风“大胆假设”,而更多从已知、已证实线索去推理和论证。

一些分析指出,鉴于薄、宋、李都和“阿萨巴斯卡概念”息息相关,中石油对该公司的前两次争议性收购系薄、宋主持,成为该概念炒作核心的银行团贷款也是两人一手操办,而一期收购完成后至今的4年,“阿萨巴斯卡概念”中方实际主持人是李,至今搁置的最后一期“阿萨巴斯卡并购”,首席谈判代表也是李,而所有这些并购和并购意向均极富争议,阿萨巴斯卡项目非但至今没投入商业化生产,且据本地媒体援引其它接触过阿萨巴斯卡公司、讨论过并购意向的财团所言,阿萨巴斯卡总裁斯瓦特(Sveinung Svarte)一方面不断兜售总金额高达600亿加元的“全球油田投资蓝图”,一面坦承“只有从中方获得道沃项目收购资金,才有钱开展狄伟奈区块的前期勘探工作,在这种情况下,不论中石油高管集体失联案最终是否牵扯出贪腐或更严重问题,道沃剩余40%开采权的收购,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国家邮报》援引知情者话称,中国方面近期屡屡抱怨,加拿大人囤货居奇,刻意哄抬油砂矿价格并且屡屡以次充好,且中方所并购的区块,在勘探、投产等方面都困难重重,中方收购加拿大油砂矿的热情似乎已在消退,不管是否和反贪有关,中国油企未来恐怕都会倾向于减少、而非增加对加拿大石油项目的投入。

加拿大历来对石油资源保护情结浓重,对中资信任感不足,且其石油多数为油砂油,据欧佩克方面预估,一桶沙特轻质油的开采成本为1-2.5美元,而一桶从阿尔伯特油砂中提炼的石油,成本则高达8.5-12美元。《金融时报》曾援引阿萨巴斯卡的数据称,国际油价达50-60美元/桶时,油砂开采才有利可图,而《华尔街日报》则认为,80美元/桶以下的价格,开采油砂都难以获利。,如果加上长途运输的成本,除非油价大幅飙升并长期保持在高位,否则投入巨资进行开发,在商业上将会很不划算,这也是盛产石油的加拿大,此前绝大多数油砂都出口邻国美国的主要原因,因为距离越远,油砂的附加成本越高。不仅如此,油砂矿主产地阿尔伯特省没有出海口,由英桥公司(Enbridge)提出并拟承建、运营,东起阿尔伯特省落基山油砂矿区,穿越落基山脉,抵达卑诗省北方港口基蒂马特(Kitimat),全长1177公里,设计造价79亿加元,日设计输送能力石油52.5万桶,凝析油19.3万桶的“北方门户”计划(Northern Gateway)输油管线虽经加拿大联邦政府哈珀总理(其本人是阿尔伯特省卡尔加里当选议员)力推,却不断遭到沿线原住民部落、环保团体等阻挠,2008年便提出意向,直到今年6月17日才获得联邦政府批准,鉴于重重阻力依旧,何时能够开工,恐怕只有天知道。很显然,不论此次中石油的高管异动是何成因,中国对加拿大石油的“胃口”和消化力都会下降。

由于加美输油管项目遭到美方搁置,哈珀政府近年来一直努力开拓亚太、尤其中国市场,破例批准中海油-尼克斯股权收购案,力推“北方门户”上马,都是这种努力的表现形式。如今中石油、乃至整个中国石油产业对加拿大油砂的兴趣明显下降,不论其原因是反腐或其它,都可能对加拿大石油产业的未来市场战略,对哈珀政府的政治前景,构成重大“疑问手”。

证券分析师考克斯(Chris Cox)曾公开看好受到“中石油并购利好”支持的阿萨巴斯卡股价,但得到“反腐反到加拿大”消息后,便立即调低目标股价(从10.50加元/股下调至7.50加元/股),他表示,投资者有“正当理由”等待观望,直到中石油那笔至关重要的开采权收购是否付款的消息明朗化。

事实上,整个加拿大,关心此事的方方面面也都在等待,等待几名失联中石油高管的确切下落、归宿,等待这家中国官方石油巨头在加分支未来整合、重组的消息落实,等待新高管层的亮相和表态。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