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安理会的一致决议和ISIS的到此一游  

安理会的一致决议和ISIS的到此一游  

 

8月15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5:0的“一边倒”,一致通过了一项决议,将6名属于“伊拉克及黎凡特伊斯兰国”和“胜利阵线”两个活跃于伊拉克、叙利亚境内原教旨主义极端恐怖分子头目列入“与基地组织有关的国际制裁黑名单,呼吁所有成员国采取有力措施,阻止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恐怖分子加入ISIS和“胜利阵线”,并将对任何试图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加入这两个极端组织的人采取制裁行动。决议还表示,将针对ISIS采取除军事干预以外的制裁打击措施。

决议通过后,美国驻联合国大师萨曼莎.鲍威尔对安理会在此事上的“高效”表示赞扬,并称赞了各安理会成员国在采取具体措施共同应对恐怖主义威胁中的“崭新风貌”。

因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体制,在诸多问题上常常扯皮不断的安理会,何以此次表现出罕见的一致和高效?

自6月初ISIS突然在伊拉克境内大肆兴风作浪起,至今已过去两个多月,其“东进”、“南下”的势头虽被遏止,却又转而北上,对库尔德自治区大打出手,所到之处强推残酷的教法统治,并迫害、屠杀雅兹迪派、基督徒和其他“异己”,这些行为的图像、消息经过网络传播,震惊了世界,引发了国际社会、舆论和民情的微妙变化。如在英国,因为ISIS暴行和难民画面频繁出现,YouGov/太阳报民调显示,37%受访者支持英国空袭ISIS,36%反对,而去年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者比例则高达69%。在这种背景下,各国政府在安理会表现出更多的一致性和积极性,是顺理成章的。

不仅如此,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从ISIS的言行中,嗅到了更危险的成分。

6月29日自称“哈里发”的ISIS首领巴格达迪,在其前后几次公开发言中,将亚、欧、非众多国家的部分或全部领土,一笔勾入自己狂想中的“国家”,更恐怖的是,他不仅这么说,也真的这么做了:毛里塔尼亚“马格里布网”和阿尔及利亚《祖国报》等均透露,自“建国”起,ISIS就向基地组织在北非的分支“伊斯兰马格里布组织(AQIM),北非、西非极端组织如利比亚-突尼斯境内的安萨尔教法团(Ansar al-Sharia )和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Boko Haram)等发出“效忠哈里发”的指令,尽管迄今上述极端组织负责人都拒绝效忠,但正如阿尔及利亚原教旨思想研究专家特菲尔(Sid Ahmed Ould Tfeil)所言,ISIS比基地等极端组织更疯狂、更敢于行动和敢于硬碰硬,组织性也更强,这不仅会令其有能力吞并另一些较松散的原教旨恐怖组织,而且会加大诸如军事目标、政要和军事领导人、外国使领馆等所受的威胁,甚至引发全球原教旨派系“大洗牌”。由于ISIS的疯狂属性,这势必伴随着血腥和暴力,且一旦ISIS得逞,被称为“反恐死角”的萨赫勒地区(从毛里塔尼亚延伸至索马里,并和阿拉伯半岛隔海对望的辽阔地域),就可能成为ISIS补充兵力、募集资金、进行秘密训练和对外辐射的重要基地,这种恐怖分子的“国际人才流动”将对全世界构成巨大威胁。近日菲律宾阿布沙耶夫和邦撒摩洛伊斯兰自由战士两支原教旨恐怖武装宣布效忠“哈里发”,而菲律宾并不在巴格达迪宣布的“版图”内,这充分表明,ISIS这一比基地组织更极端、更疯狂的原教旨武装,其威胁的范围绝不会被国界和自己宣布的“版图”所局限,而是会“哪里有缝隙,就往哪里钻”。有法国评论家指出,ISIS的异军突起,证明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即在当今社会,一小撮极端分子在国际网络的支持下,可以在任何一个为人所忽视的角落突然建立起一个强大的独立王国,并对世界构成威胁,这种“如黄油般几乎无处不在”的极端势力膨胀威胁,在军事上是很难应付的,这样的事或许终有一天会在工业化国家突然发生,而后者整个国家机器却措手不及。

日前自称ISIS成员在网上发布的“我们在美国”图片,虽然不过是“到此一游”性质的“秀存在”,却也足以让美国朝野警醒:尽管“9.11”后美国本土迄今并未遭受过大规模、有组织恐怖袭击的伤害,但这不意味着对较著“基地”更疯狂极端、更不按牌理出牌的威胁,美国就可以“免疫”。

正是这种担心,让不同体制、不同思量的安理会成员们出于共同利益,开始不约而同向一个方向努力。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