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普京和波罗申科的“明斯克握手”  

普京和波罗申科的“明斯克握手”  

 

普京和波罗申科的“明斯克握手”

 

始于8月12日、激化于8月22日的俄罗斯“人道主义车队”危机,以车队在未经乌克兰方面允许、未有乌克兰和欧安会代表陪同情况下,对亲俄武装所控制的东乌城镇卢甘斯克来了个“一日游”,和随后乌克兰痛斥俄罗斯“形同侵略”,俄罗斯则指责乌克兰“出尔反尔”、“制造人道主义危机”,并以“人权高于主权”自辩,演出了一幕热闹非凡的大戏。

8月24日是乌克兰独立日,由于两天前的“车队风波”,当天在基辅阅兵式上,乌克兰人群情激奋,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总统发表了“不放弃一寸土地”声明,扬言在今后3年内增加军费开支400亿格里夫尼亚(约合22亿美元),并将“解放战争”打到底;同日,亲俄的东乌“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则举行了所谓“乌克兰政府军俘虏游街示众仪式”,以示对基辅政权的藐视和嘲弄,俄罗斯方面则摆出“今后想来还来”的姿态,一时间俄乌“车队危机”仿佛陷入死胡同。

然而仅仅两天后,波罗申科却和普京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借海关联盟-欧盟-乌克兰三方会谈平台握起手来。据报道,在互致问候之余,普京表示“任何国家有权加入任何国际组织,但必须考虑俄方利益”,这等于暗示乌克兰谋求加入欧盟甚至北约都是正当的,当然,有“必须考虑俄方利益”的先决条件,但众所周知,此前俄是坚决反对乌克兰“向西看”的,倘非如此,普京又何必把原本就亲俄的亚努科维奇逼到绝境?

几天前还摆出“想怎样就怎样”的架势,几天后又主动握手,普京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乌克兰方面之所以不让“人道车队”入境,最大理由是担心俄借此“夹带”军火、甚至武装人员,事实上这种担心有点多余,因为许多边境口岸仍在亲俄武装手中,俄“走私”军火和武装人员何须走“大道”,且“夹带”属于机密,且救兵如救火,理应就近、隐蔽,而俄方却大老远从莫斯科派出车队千里迢迢赶过去,简直是故意给对方留下反悔的机会。

普京真正用意恐怕有三:首先,借“人道”大旗反将乌克兰和欧美,争夺舆论先机,对方不同意就是不“人道”,若同意则可借题发挥不断“碰瓷”给乌克兰添堵;其次,尽管亲俄武装不断发表“胜利喜讯”,但乌克兰政府军不顾伤亡损失,已对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据点步步进逼,并基本将二者分割,卢甘斯克形势更为危急,俄罗斯此举,可以干扰、迟滞乌方进展,并鼓舞亲俄武装士气;第三, “以进为退”,希望借此逼乌克兰及其背后的欧美回到谈判解决东乌问题——确切说是按俄方意图谈判解决东乌问题的轨道上来。如果用通俗的词概括,就是“碰瓷”。

第一次“碰瓷”尝到甜头,普京未尝不想再碰一次。8月25日即“握手”前一天,俄外交部故技重施,宣布将在一周内再组“人道车队”,并由外长拉夫罗夫出面,对乌“俄军穿越边界”的指控矢口否认,厉声驳斥,但正所谓过犹不及,几个小时后,俄98空降师331团10名伞兵在乌克兰境内距离边境20公里,距离顿涅茨克50公里处被乌军俘获且供认不讳,令俄一下陷入无比尴尬之中。

此后俄方的言行,迅速从“碰瓷”的亢奋状态,切换到“止损”的温和状态,俄国防部承认被抓的的确是俄空降兵,他们也的确进入了乌克兰领土,但表示系“误入”,而一天后普京的“明斯克握手”固然是既定行程,但姿态和言论,却只能被认为是“因时制宜”的应变手。

很显然,整个“人道车队事件”意在“碰瓷”而非“玩命”,捞到实惠并恶心一把对手是真正目的,一旦情势突变,玩出火来,普京就不得不设法转圜。

但此次被意外搅局的“碰瓷”,却同样意外地揭示出普京在这件事上的底牌,即不会轻易退让,但也不想彻底把脸皮撕破,摆出“我就是派兵干预了你又能把我怎样”的鱼死网破姿态,这一点在今后很可能被乌克兰及其背后的美欧所利用。

“碰瓷”的当然不止普京一方:同是在8月25日,波罗申科突然宣布解散议会,并计划在10月26日提前3年组织新一届大选。目前直接支持波罗申科的乌克兰争取改革民主同盟在全部450个议席中只占41席,不仅落后于同属亲西方派的季莫申科联盟(86席),也落后于亲俄的地区党(78席),利用俄方在独立日前后“人道闯关”于前、“空降兵误入”于后的“悲情时刻”趁热打铁组织选举,其目的,显然是为了给自己背后的支持政党争取更多席位,同时巩固和加强自己在乌克兰政治平衡中的分量。

双方都抱着“碰瓷”之心,也就难怪握手归握手,明斯克会晤终究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普京那边固然进退两难,波罗申科也断不会在10月26日选举日以前,在俄或东乌亲俄武装面前落下个“示弱”的把柄,否则这“瓷”可就真的白碰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