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短房 > 陶短房&青溪之枫华絮语 第三期 最低工资那点事  

陶短房&青溪之枫华絮语 第三期 最低工资那点事  

 

 

青: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青溪

陶:大家好我是陶短房。

青:又到了枫华絮语播出的时间,一回生、二回熟,到了这一期播出的时间,相信大家对我们这组搭档,多少也有点熟悉了吧?

陶:当然,青溪说的是熟悉我们的声音,不认识我们也不要紧,只要我们的节目能给大家带来一点愉快,一些小小的帮助,我们就会很高兴了。

青:是啊——哎对了短房,问你个问题(陶:什么?),你最喜欢聊的是什么话题?

陶:还真说不好,看心情、看情况吧。

青:那么你最不喜欢聊的呢?这总该知道吧?

陶:那就是钱了,我最不喜欢聊钱。

青:为什么啊?

陶:不是说“聊钱就俗了”么,我想做个不俗的人

青:那好,我们今天的话题就来聊聊钱。

陶: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青:不是啦,其实呢,我想在这期节目里,聊聊最低工资的话题,为什么呢,一来这不快到年底了么,中国也好,北美也好,这时都是兑现年终奖金、花红和跳槽换工作的大日子,二来呢,最近有位加拿大华裔政治家在竞选时提出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资线,这个消息在中国也被不少媒体和网络报道了,国内的朋友很关心这个话题。

陶:你说这我想起来了,这位华裔政治家是打算竞选温哥华市长,她提出只要自己当选,就把温哥华的最低小时工资提高到15加元。青溪,温哥华现在的最低工资线是多少?

青:是每小时加币十块两毛五,这是卑诗省的标准。如果真照这位的想法去做,温哥华市所有人就等于自动加薪将近32%。

陶:真够大方的,就因为够大方,国内不少朋友对这一条很羡慕,觉得加拿大对工人是真好,真有保障。

青:我移民比较久,那时候还没怎么听说国内谈到最低收入啊、最低工资啊什么的,现在有么?

陶:很多地方都有了,但说实话,一是标准还是比较低,(青:怎么个低法),最近一次调整是今年4月1号,按小时算全中国最高的是上海,人民币17块,北京16块9,天津16块8,深圳16块5,重庆才12块,这还都是大城市,中小城市就更低了。

青:是太低了,就拿北京来说,折合成加币,也就比温哥华最低时薪的零头多一点点。我可是听人说,现在北京的物价、房价,可不比温哥华差太多。

陶:要不怎么一提外国的最低工资,中国就有那么多共鸣呢?今年5月18号,瑞士搞过一个全民公投,表决是不是规定每小时工资不低于22瑞士法郎,中国网民简直比瑞士人还激动呢(青:哈哈)。他们没法不激动啊,这个最低工资折算成月薪,是人民币两万八,北京是多少?才一千五百六。

青:那真是零头的零头了。其实呢,在加拿大,最低工资线也是慢慢提上去的,我刚移民时到的是安大略省,那是2000年吧,最低时薪是一小时——太久了,真记不清,让我想想,应该是六块七毛五,没错,六块七毛五,唐人街给现金的工资,每小时才五块五,后来提了一点,到六块八毛五,2005年提到七块四毛五,2006年是七块七毛五,2007年八块,2008年八块七毛五,2009年九块五,2010年十块两毛五,今年6月1号刚刚涨到11块。

陶:差不多每年涨一回。不过不是每个省都这样,比如我们住的卑诗省吧,2001年11月从6块加元涨到8块,以后就10年没动过,直到2011年才开始分三阶段调整,2012年5月1日起涨到十块两毛五。

青:不过短房你知不知道,多伦多的物价比温哥华低不少。)

陶:多少知道点,以前我太太爱看SHAW的粤语有线电视节目,那个节目分加东加西两套的,加东大统华的打折商品比加西的便宜好多

青:透露个小秘密,在最低工资问题上,我跟短房的观点可是很不一样哦。

陶:嗯,是不一样,青溪是主张最低工资线高一点、调整得快一点的。

青:我移民来这里很久了,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我的感觉吧,最低工资线对普通工薪族和他们的家庭,是很可靠、很重要的一种保障,加拿大法制比较健全,最低工资线定了就是板上钉钉,谁也不敢乱来,这样打“累脖工”(陶:就是小时工)和做底薪工作的工友们,就不至于生活的太辛苦。我刚到多伦多时,全家生计就靠我一人在一家日本公司打工维持着,日子清苦,但可以享受各种政府福利,基本生活还是有保障的。加拿大是很人性化的,也挺公平。要知道,公平对一个社会来说,是很重要的。

陶:这个我同意,问题在于,公平和效率通常是,怎么说呢,就像个跷跷板,这个多了那个就会少。我刚不是说到瑞士那个最低工资公投?(青:通过没有?)没过,5月18号的投票,有76.26%的瑞士人投了反对票。(青:怎么可能?为什么)因为瑞士人觉得啊,如果把最低工资定这么高,瑞士企业的经营成本就也会水涨船高,这样整个国家的经济就会受拖累。青溪你看,美国和加拿大比,高薪要高得多,低薪又要低得多,(青:可高薪税重,扣完其实也剩不了太多),对,但你得承认,和加拿大比,美国那边的经济更有活力。

青:你说的挺有道理,我可能是身为女性,看问题比较感性一点吧,就是觉得社会公平是很重要的,工资标准这方面,应该更多考虑到穷人,我想国内的听众朋友也会同意这个观点。

陶:多考虑穷人我同意,那么我们拿事实说话好么——我问你,加拿大现在最低时薪最高的是哪里?

青:我查查——是安大略省,还有努纳武特地区,都是11块。

陶:那最低呢?

青:阿尔伯特省,九块九毛五。

陶:9月1号加到十块二。问题来了——现在加拿大经济最好、就业情况最好,贫富差距最小的是哪个省?

青:……是阿尔伯特省。

陶:知道为什么?瑞士人曾经算过一笔账,如果抬高最低时薪,但企业效益跟不上,这些企业为了控制成本,就只能裁员,被裁掉的,必然是收入最低、技能也最低的底层雇员,提高底薪,本来是想更平等,结果反倒更不平等了。这也是我不太赞成总提高最低工资线的原因。

青:你这么说也不是没一点道理,我知道大温有些开餐馆、开小店的朋友,最低时薪提高后就把原来雇的人工辞退,全部自己家人去做了。

陶:卑诗省和大温小生意多,服务业职位和低薪职位多,这个问题会更突出。

青:我只是觉得提高最低工资线,对社会公平有利,对穷人有好处,你说的这些副作用在加拿大这个成熟发达的福利社会,会显得比较突出一些,但中国不一样,那边雇员还是比较弱势,如果不用最低工资线逼着他们去保障底层员工的基本收入,可能会很成问题啊。

陶:这也是我比较纠结的地方: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沾了低工资低福利的光,这对普通工薪族不公平,但俗话说“大河有水小河满”,总体经济好起来,穷人的生活也会跟着改善。

青:但富人拿到的更多对不?短房你得承认,社会发展到一个地步,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就做不到了,你不去提高底薪,大伙会逼着你这样去做,你看安省,工会要求把最低时薪提高到加币14块,我们卑诗省的劳联也提出加到13块、13块5,不管怎么说,主动做,总比被推着做要强得多。

陶:有道理——不过前面提到那位华裔政治家许下加币15块一小时,比劳联的要求还高一两块,就有点过了(青:涨幅确实大了点,我也觉得有点过)。公平和效率这个跷跷板,的确是不太容易摆平啊,记得以前邓小平在搞改革时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青:可他没说“其他大部分人就得一辈子受穷”啊,所以……

陶:所以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既不缺乏最基本的公平,

青:也不缺乏最基本的效率——短房,在这点上我们应该有共识吧。

陶:有,虽然说“知易行难”,但在这点上,我们的确是英雄所见略同。

青:可不敢自称什么英雄,朋友们该笑话咱们了——短房,这个问题太大,也太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今天是不是就聊到这?

陶:好,不知不觉又到了枫华絮语结束的时间,谢谢大家,下期见。

青:谢谢凤凰汇,谢谢朋友们收听,下期枫华絮语再见。

 



推荐 0